投资澳农场 前景利好

投资澳农场 前景利好

中国今年以来“海外圈地”非常火热,澳洲的很多农场也成为了其重点收购目标。中国人口激 增,未来可能会出现食品短缺,所以市场需求不断上升,另外中国人均收入增加,逐渐成长起来的中产阶级也希望获得更好的产品。因此,澳洲丰富且质量上乘的农 产品自然颇受其青睐,预计未来前景相当利好。

中国企业到澳洲购买农场土地已经不是新鲜事,据媒体报道,早前一家未公布名字的中国企业在众多澳洲房地产经纪人的陪同下,对澳洲西南部的农田进行考 察,并将于数月后重返澳洲,完成收购多个农场的交易,估计总涉资3000万元。在今年四月份,澳洲最大的农场Cubbie面临出售命运,而 McGrathNicol公司的高管代表农场来中国寻找买家,整个项目市值约逾6亿澳元。有分析称此举可能是为了缓解当地政府的财政压力。

专家认为,中国企业收购土地,一则为了农产品出口,二则也有可能是看上了土地下的矿产。但是越来越多的农业资产被中国买家收购,澳洲本土人士的担忧随之而 来,他们担心外资泛滥有可能导致澳洲与中国政府产生“主权冲突”甚至外交紧张等问题。而澳洲全国农场主联合会则担忧,这一趋势可能给澳洲本土食物保障带来 威胁,将农场食物纷纷进行对应国家的出口,并影响澳洲农场主生存空间。澳洲政府被呼吁对外国投资进行审查,以保障澳洲自身的粮食安全。

澳洲助理财长薛顿(Bill Shorte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对于外国人购买澳洲农业用地的焦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为了不给外界以不欢迎外国投资的印象,这一心理也是需要避免的。

澳洲贸易部长埃玛信(Craig Emerson)今年8月初也曾表示,欢迎中国企业对澳洲农业进行投资,澳洲民众对中国企业购买澳洲农场的做法存在消极的看法,但实际上中国目前对澳农业 投资总体规模很小,并且只占在澳外国投资中很小的部分。在澳近两百年历史中,土地经常被外国投资者购买和转让。

中国盯上西澳农业地产 农夫很欢迎

另据报道,外国投资者本是澳洲农业部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是,一家大型的中国国有公司盯上西澳优良谷物田地和奶制品产地的消息却让澳洲农民团体陷入了惊慌。

据悉,中国势力最强大的农业公司北大荒集团(Beidahuang Group,简称BDH)已经向该州西南部的数家农场提出了收购要约,预计总的购地计划达到了8万公顷。

这个中国国有的集团在全球各地雇佣了近100万人。据悉,该公司还打算拓展其在澳洲、俄罗斯、菲律宾、巴西、阿根廷、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的投资。BDH在其它国家多以租赁土地为主,但在澳洲,它的投资政策却发生了改变:以购买代替租赁。

西澳农民联盟(WA Farmers Federation)的主席Mike Norton称,BDH这样的企业将会危及澳洲未来的粮食安全。 “这家企业(在澳洲采取了)特殊的投资方式,这里面显然有别的东西在。从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他们打算将西澳变成中国的饭碗,以供应中国未来的长期需 求,保证中国的粮食安全。”

Norton称,这是一个令人忧心的趋势。“北亚、东南亚的很多国家都争先恐后地在澳洲购买不动产。他们看到了正在逼近的全球粮食生产的阴霾, 因此开始购买战略性物资。比如,中国国有企业Brite Food近日便购买了澳洲最大食品产商Manassen Foods多达75%的股份。”
但是农民们却有各自不同的观点。Lake Grace的农夫Doug Clarke称,数周前,BDH的工作人员曾拜访了该郡东边的一些农场, 他因此与他们有了一面之缘。他称,他很欢迎有投资者对他的羊群和谷物生意产生兴趣。“如果一家公司给出的购价是地产价值的两倍,那么有谁不乐意接受呢?”

Clarke称,他认为海外投资商只会让澳洲的农业越来越强大。“我认为这是好事。中国拥有很多的研究设施,因此如果他们对于西澳或澳洲(的农 田)感兴趣的话,我们也能从中获得很多而且切切实实的益处。”他还认为,关于华商在澳洲投资农田的讨论已经偏离了正道。他指出,要怎么处理土地该由农民说 了算,而不是堪培拉的政客和官僚们。

协助海外公司投资澳洲农业部门的Corporate Agriculture Australia称,将外资进入西澳农业地产部门视为一种威胁,这样的观点太短视了。该机构的Ken Sevenson称,澳洲农民可从外商投资中获得诸多益处。

澳洲农业用地外资所比例,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

一份联邦政府报告显示,从1980年代早期至今,澳洲农业用地和农产品企业的外资所有权比例,基本上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虽然自从2007年年底全球粮价飙升起,中国对澳洲农业资源的兴趣越来越大,但这条亚洲巨龙在澳洲农业领域的投资规模依然相当有限。
澳洲农业与资源经济和科学局(ABARES)周三公布的《外国投资与澳洲农业》(Foreign Investment and Australian Agriculture)报告发现,澳洲共有13万5648家农产品企业,当中仅1%全部或部份为外资所有;全澳4400万公顷的农业用地,全部或部份为外资所有的比例为11.3%。
在所有的州和领地中,北领地农田外流的比重最大,占到了该地区农田的23.5%。

报告还说,大约91%的农用水资源为澳洲所有。

报告说,尽管专门的土地所有权数据和企业收购意向资料有限,但轶闻显示“自2007年底全球食品价格升高以来,中国投资者投资澳洲农业的兴趣与日俱增”。

报告专门提到了几个例子,包括去年被中国国有的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澳洲分公司Top Glory收购的昆州糖厂Tully Sugar。市场普遍认为中方此次收购的目的是确保长期的资源供应。目前,中粮集团和另外两家外资糖厂控制了澳洲原糖生产的60%。与此同时,中粮集团在澳洲的房地产、酒店业务和金融服务领域也表现得非常活跃。
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数据显示,2009/2010年度获批的外资总计1395亿元。但当中大部份(58%)都流入矿业部门,进入农林渔业的只有1%,还有2%是对食品、饮料和菸草制造业的投资。虽然在该年度内,中国对矿业的投资步伐加快,但却没有任何农林渔方面的投资获批。
不过另一方面来说,中国对采矿业的兴趣间接地导致了可用于食品生产的农业用地减少。

去年,中资企业神华沃特马克煤矿有限公司(Shenhua Watermark Coal)在新州Gunnedah附近一举购下43块农业用地,用于开采煤矿。近期昆州的数据也显示,2010年外资购得的农业用地中,大约60%(以价值计算)被矿业公司买下。

报告还援引了一份经合组织(OECD)调查结果,称在48个主要经济体中,澳洲对农业投资限制的严格程度,排名第17位,而日本、中国、南韩和纽西兰都名列前茅。

联邦农业部长柯恩(Simon Crean)说,报告证实外国投资仍将在澳洲食品加工多元化和农产品附加值产业中扮演重要角色。助理财相艾比博(Mark Arbib)称,今后姬拉蒂政府将更加频繁地开展大范围的调查,以使公众能够及时地获得有关信息。

澳食品加工命脉沦丧 过半牛奶外资厂生产

外国人已经拿走了澳洲十分之一的农田和灌溉水,但更要紧的是,他们还垄断了澳洲的主要食品加工业。
澳洲农业与资源经济和科学局(ABARES)周三的报告再度点燃了澳洲是否正在“变卖家産”的争议,姬拉蒂政府表示不会针对外资出台新的限制规定,反对党则要求对外资收购案进行更加严厉的审查。

自1984年至今,外资拥有澳洲农田的比例差不多翻了一番,从5.9%升至11.3%。在昆州,外资拥有的农田面积在过去五年里翻了四倍至440万公顷——矿企在2010年的所有农田外国投资中占了60%。

报告揭示,澳洲农产品企业的传统是由农夫们合作经营,但由于相关法规松垮,“刺激了”外资进入,导致传统上的合营企业先后成爲了外国资金的收购目标。

如今,澳洲一半以上的牛奶是外资所有公司加工的,如纽西兰的Fonterra、日本的麒麟和法意合资的Parmalat。与此同时,一半的小麦出口生意被外国公司控制,它们拥有澳洲23家持牌小麦出口商中12家。三大外国粮食集团垄断了澳洲原糖生产的近60%——其中包括去年收购Tully Sugar的中国国有企业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此外,澳洲40%的牛肉和小羊肉由外资企业加工,其中,巴西公司JBS占了全澳加工量的四分之一。

但是,联邦助理财长艾比博(Mark Arbib)说,这份报告清楚地表明,外国投资对澳洲来说是件好事。他说,外商投资提高了生产率,带动了技术革新并提高了生产水平。

艾比博坚称政府已经对外资农田收购案实施了“严格的国家利益测试”,他还发布了一份两页的“政策声明”,专门解释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是如何评估外资收购申请的。声明说,所有受外国政府控制的企业进行任何收购都必须经由FIRB的批准,非政府收购方也须就总额超过2.31亿元的收购案寻求批准。

而反对党农业与食品安全事务发言人柯布(John Cobb)说,联盟党上台后将降低2.31亿元的门槛,因为大型农场的平均售价很可能只在1百万到1千万之间,因此FIRB的数据很难反映出外资收购的全貌。

Comments are closed.